比特币只解决了一个问题:双重支付

小明开了一家公司,有人来买货,开出一张一万元的支票,小明横看竖看,确认这张支票是真的,书写和印章都没问题,打电话问开户行,得知对方公司账上有钱。

于是小明把支票留下,把货交给对方,但当他把支票带去银行取款时,却晴天霹雳。

柜员告诉他:“这是一张空头支票,对方余额不足,无法取现。因为就在你之前,有人刚刚把这一万块取走。”

小明被双重支付了一次。

一、什么是双重支付?

双重支付(Double Spending)是指一种货币设计的潜在缺陷,这种缺陷使得某些货币能够支付一次以上——维基百科

一个人买东西付完钱,这钱就不再属于他,他就不能再用这钱买其他东西——这是再正常不过的逻辑,否则就是偷骗抢。

但任何货币支付体系不可避免会面临双重支付问题的挑战,防范双重支付有两种解决方案:中心化和去中心化。

二、中心化的解决方案

创建一个可信任的第三方机构,用来鉴别每一笔钱到底有没有被支付过。

银行就是这样一个第三方机构,小明在付款前可以到银行现场验证,确认入账后再交货。

中心化的解决方案有一个问题:如果这个中心本身不灵,整个系统就容易误事。比如小明要验证能否凭票收款就得带着支票去银行,如果他懒得跑,那就得冒一万块的风险。

空头支票只是双重支付中的一种,更厉害、波及范围更大的另一种双重支付是货币增发。

你想象一下,一个世界只有ABC三人。法律规定只有A能发行货币,而B或C都不行。为了维持生计,B、C需要付出劳动才能获得货币,而A只需发行货币。那A使用货币购买的产品或服务,本质上在B、C手里直接拿的。

这和开空头支票去供货商那里拿货没有区别。

货币增发的直接后果是通货膨胀,货币的使用者为此蒙受的损失成为铸币税。铸币税在中心化方案中是不可避免的,这是使用货币的代价。

但历史也无数次证明了:谁只要获得了货币发行的权力,就一定会增发货币,这是人性。就像钱钟书说的:猴子只要一爬到树上,红屁股就会露出来。

中心化发行货币,本身没什么不对,法律也是这么的规定。如果没有中心化发行的货币,甚至就连基本的交易都做不成,所以仔细想想一些铸币税还是可以忍受的。

但这是在去中心化的技术没有之前的做法,未来却未必。

三、去中心化的解决方案

有一种加密技术,可以用来避免用第三方来验证交易,因为每笔交易是被实时记录在一个全公开的账本上。

当别人支付给你一笔交易,这笔交易只要被大多数人记录到,所有人就都公认为这笔交易合法,你的账上就有无法撼动的钱。这种技术让双重支付变得不可能。

这种方案的另一种名称是比特币(Bitcoin),以后不管你看到什么样的新闻,记住比特币的唯一用处是使用去中心化的P2P技术解决了双重支付问题。

比特币的发明者中本聪在白皮书里写到:

We propose a solution to the double-spending problem using a peer-to-peer network.The network timestamps transactions by hashing them into an ongoing chain of hash-based proof-of-work, forming a record that cannot be changed without redoing the proof-of-work.

我们提出一种使用点对点网络解决双重支付的解决方案。该网络通过哈希(hashing)对全部交易加上时间戳(timestamps),将它们合并入一个不断延伸、基于哈希的(hash-based)工作量证明(proof-of-work)链条作为交易记录,除非重做全部工作量证明,交易记录一旦形成将不可更改。

你别看都是专业术语,但其实中本聪也没说啥,他的意思是:如果这个世界有一个账务完全公开的银行就好了,可惜没有,那好吧,我就建一个只管记账的去中心化银行。但是发行货币这事我可不管,全让算法来。

于是,就有了比特币。

那这家搞比特币的银行牛在哪里呢?

它把没必要的业务全部砍掉,只专注一件事,一件只靠计算机就能完成的事:账务公开地发行货币。而账务公开的意思是:持续地、公开地、正确地记账。

That is it.

结语

由此我们看出,防范双重支付有两条路可以走:中心化和去中心化。

以前我们“选择”中心化的道路,是因为没有去中心化的技术,我们不得不作出中心化的“选择”,但现在已不同。

2009年,比特币一出生,就注定改变世界。八年后的今天,比特币已经日益成熟并且强悍到价格戳破了天花板

但你知道,此时此刻只是一个起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