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布式资本合伙人沈波:国外项目看好坏,国内看真假-3U财经

沈波是一位非常谦虚和务实的投资人,拥有开放的心态和极强的学习意愿。他与万向肖风、Vitalik的合作——分布式投资、万向区块链实验室,真正推动区块链向着脱虚向实发展。分布式投资是国内首家专注于区块链投资的基金,目前已投资海内外50+区块链项目。

链捕手的本次采访是沈波首次对外接受媒体专访,他在本文系统性阐述了对区块链的思考、多年来区块链投资所总结的标准和心得,以及对区块链未来发展的判断,值得你花时间仔细读读。

为方便大家进行阅读,在此摘取了如下部分文章要点:

  • 看国外项目是选择性地判断好坏,而国内是要判断真假。
  • 分布式商业有两个内涵:第一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;第二,但求所在,不求所有,激励共融,最后真正达到的目标是我为人人、人人为我。
  • 真正的区块链商业模式是公链上长出来的,而不是一个公司简单地应用区块链技术就可以成功的,所以我不认可联盟链。
  • 我参与的项目都是只做投资者,不接受赠送,不做顾问,而且我还会锁住长期持有。

01

区块链与分布式商业

“区块链是一个大规模的协作工具,分布式商业是一个互相赋能的结构,是区块链新商业业态,但并非是区块链经济的全部。”

问:在您看来区块链是什么?

沈波:目前大家对区块链的理解各有不同,我更认可区块链是一个大规模的协作工具这个观点。

区块链分为两个部分,一是底层技术、二是通证经济生态,两者缺一不可。区块链的底层技术实际是一个基于共识的分布式密码学账本,所记下的数据是相关各方所认可的客观事实,这就确保了区块链上的数据高度一致、不可篡改和彻底透明。

这就有两点好处:第一,无论你是公司还是个人,在计算机上面是一个平等的节点,享有信息的权力是完全对等的;第二,在同等信息享有权下,网络里每个人点对点做决策,通过一套算法达成共识决定经济活动,可以实现大规模协作。

但大规模协作下,如果没有资金的流动,不能精准地激励每一个参与者做贡献,就没有办法形成一个有生命力的新商业业态。通证正是将商业的目的和激励的相关方整合到了一起,量化每一个参与者的贡献,通过连续逐笔确权,追踪贡献周期,并且可托管与编程,从而实时地呈现和创造价值。所以通证是区块链经济的一个灵魂。

问:那分布式商业和区块链是什么关系?

沈波:分布式商业是一个互相赋能的结构,是区块链新商业业态,大家在探索这样一个业态的可能方式,但它也不是区块链经济的全部。

问:能否请您给分布式商业下一个定义,因为您早在2015年就提出了分布式商业这一个概念。

沈波:对于分布式商业,现在没有人能够给出准确的定义,所有认可它的人都正在参与实践。现在它更多的是一种理念,这种理念有两个内涵:第一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;第二,但求所在,不求所有,激励共融,最后真正达到的目标是我为人人、人人为我。

问:「我为人人,人人为我」仍然是一个非常理想化的状态,它可能被实现的基础是什么?

沈波:实现的基础是区块链经济,分布式的结构是人们可以大规模协作的基础,共识算法促进信任的产生和传递,密码学保证了隐私数据的安全受到保护。

信任,就是相信他人将自己作为一个目的而不是一种手段来对待——你不会被他人出于私利去利用或操控来实现其应急目的,而是被视为一个有价值的存在。过去,我们需要中介来做商业行为之间的背书,我们才敢相互信任,但这样却增加了时间和费用的成本。

但是,区块链使得数据及信任可以直接在组织与组织、个人与个人间流转,创造了生产关系的转变,减少了摩擦,提高了效率,我们彼此的收益都会增加。在分布式商业下,经济活动再也不是处境艰难的卖家和买家之间的对抗性竞争,相反成为了项目与志趣相投的人进行合作的事业,零和博弈被多赢局面所取代。

问:所以是否能理解为区块链会产生新的增量?

沈波:是的,激励共融是双赢,相较零和博弈而言,产生了新的增量。博弈专家将博弈分为零和与非零和两种,零和博弈指一方胜出即是对方的损失,棋类游戏便是典型,博弈双方的目标都是要胜过对方,不然就要承担损失。激励共融则是非零和博弈,博弈双方可以携手合作,实现共赢,真正能够实现「众智、众包、众评、众享」。

问:「众智、众包、众评、众享」听起来像是大家一直在议论的生产关系的改变,能否请您进一步解释?

沈波:所谓生产关系的改变又回到了区块链的本质,它是一个大规模协作的工具。简单来说,众智是指区块链促进集体智慧的产生,众包是指实现任务的快速拆分及分配,众评是指能够及时收到大量的反馈从而形成标准或共识,而众享就决定了所有人类的智慧结晶、劳动成果,包括我们的知识产权、数据等等,都不能被独自占有。

问:那在您看来分布式、共享、分享之间的关系是什么?

沈波:这里存在一个误区:共享经济不是分享经济:共享经济是把一个资源集中化后的垄断市场,分享经济是把资源分享给社区,但当分享经济规模化、产业化后就成为了共享经济,因为专业服务的进场必然逼退在品质上不具备竞争的非专业服务,进而解体分享的本质,使之退化为一个变相的租赁市场。

滴滴打车是独享经济的典型产物,它花了60多亿垄断市场份额,有了定价权,对消费者而言,虽然解决了打到车的痛点,但价格却不降反升,所以它不是一个普惠金融,本质上是一个资本驱动的市场,是垄断经济的另一种表现形式。而分布式商业只是分享经济的一个业态表现,它是社区自主驱动的,一开始就有一个合理的激励机制。

问:分布式商业是否就意味着去中心化?

沈波:分布式商业背后有去中心化的思维,但并不意味着去中心化,更准确地来说是去中介化。

区块链首先解决的是确权问题,所有的数据应该归还给创造数据的人;其次是所有的行为都可以被量化以及货币化,每一个人都是自己数据的CEO,可以经营自己的数据并赚到钱;最后是智能化合约自动执行,不可篡改、完全透明、安全性高,大大降低了信任的成本,减少交易的摩擦,从而提高效率。

实际上中心化和去中心化是相对的,两者之间在不断转换。完全去中心化是美好的乌托邦,是一个理念,它并不是我们进行分布式商业探索的最终目的,我们最终要实现的还是整体效率的提升。

02

投资心得与行业展望

“赋能多方、成就对方、丰富己方是我一直以来的投资原则。创业者、投资人、政府每一方都应做到自律,坚持做正确的事。”